賽鴿的致勝之路-


    冠軍們未曾透露的成功秘訣


Champions-reveal---their untold secrets!


             (連載29)


譯者:邱昱能(Toby Chiu


       原著:維克多.凡賽倫(Victor Vansalen


           金振山國際賽鴿中心版權所有(copyright)


           尊重智慧財產權


                           校審:邱士純 (Sophia Chiu)


  邱堃城(K-C Chiu



 


【本期提要】


        在前一期的文章當中,我們討論的是電解質。這個主題引起了相當廣泛的討論,也希望有效提供各位鴿友相關的知識。本期我們討論到了第六個和第七個主題,第六個主題是較具爭議性的抗生素,因為它是一體兩面的東西,使用的恰當與否將會左右愛鴿的健康、甚至是生命下期第七個主題我們則談論到了愛鴿的頭部疾病,並且以一些知名冠軍賽鴿家的親身經歷,來告訴各位鴿友們如何正確的面對及預防這些疾病。現在,就讓我們好好的來討論一下…


 


主題六 抗生素:是朋友或是敵人?


 


當作者在賽鴿雜誌『Duifke Lacht』中讀到L‧邁西斯醫生在19932月所寫的一篇文章時,他已經將下一章節有關於頭方面的疾病內容寫好並打完字了。我引述他的答案來回答一位讀者有關頭部各器官疾病的問題。『對於這個麻煩的疾病,有可能是家族關聯的敏感性。因此,訊息根本不抱希望。關於這個疾病的勸導 (倡導)活動,以及所提到的神奇的藥劑與抗生素,這些通常帶有其相當的重要性,但是,有時相當天真的鴿主會抱著錯誤的期望。在沒有任何作假的情況下,在此我敢寫,關於這方面疾病的寫作應該只能由經驗豐富的獸醫來寫(通常是這個樣子),而不是由無知不切實際的人、或是沒有知識背景的門外漢來寫。』就像台灣很多沒有養鴿子的人,代理拍賣,亂翻譯一通,養鴿子的鴿友,聽一些沒有養鴿子的人傳播語言!嗚呼!台灣鴿界!



比利時李爾市廣場鴿市


        原則上,我沒有異議地同意邁西斯醫生的說法。假如由我來為鴿主負責一份運動雜誌,我不會支持我的員工參予追求轟動效應的題材,並且每週發行一次,有關於所有可能、或是虛構疾病的健康意見。我的看法是,對有歸巢能力的賽鴿的疾病評估,以及藥方開出來的必須藥物,都是獸醫(最好是專業的獸醫)的領域。


    為了完整性,獸醫邁西斯醫生應該要加上他的理由,那就是,事實上,正好一些他的同事正有濫用藥物的情形,有不少藥物是他們開出來所謂的『預防藥物』抗生素。


    在很久以前我就很清楚,某些獸醫在處理藥物上有營利的生意。我甚至不會建議邁西斯醫生應該重視他自己眼中的小缺點。我對他的工作不夠了解,因此我沒立場說;雖然我當然也遇過幾位他的客戶。而我可以確信的是,他一定可以從他許多同事的眼中找到缺點。


 


        對大部分的獸醫來說,為賽鴿雜誌撰寫文章或許不是營利的生意。因為他們自己常常在稍稍挑釁(刺激)的情況下開出預防性抗生素的處方,但沒有先施捨給他自己的賽鴿來作客觀性的保證。


因此,就是這個問題是否他們有指出有害的副作用例如抗生素抑制免疫力這個事實 


不,這並不只是由門外漢自己想出來而說出來的話。這些事實可以從一本被大力推薦,由德國獸醫科特‧佛吉醫生所寫的書,書上的一篇關於免疫抑制性藥物的章節中找到。


在此附上更多的缺點給讀者參考:


  輕浮或無效地開出抗生素藥方產生抗藥性,因為抗生素會激發抵抗細菌變型的發展。細菌是如何變得有抵抗性?嗯,這是因為細菌以很快的速度再生,而且可以產生蛋白質來破壞他們的攻擊者抗生素。   


最糟的是它們會在它們的基因碼中(他們的DNA)紀錄下這個特性,鴿友們可以在「名家的競賽與繁殖方法」連載中讀到更多關於這個的內容。




在美國奧勒岡州與鴿友鮑伯


 


  頻繁的使用抗生素會導致的情況是,最強與最不能治療細菌存留下來超級感染就是在這種情況下產生的,而且,對於細菌不太有方法可以解決。


 


 在這個階段中,要找出一個有效的抗生素機會很小。一個工作謹慎的獸醫 (至少在懷疑的情況下)要求化驗室化驗出細菌類別才能開出適量的藥物


 


 規律的抗生素治療促進其他致病的有機體的生長,例如真菌(黴菌)與酵母菌,這對良好的健康沒有貢獻。



  從來沒有論述在同一群的許多抗生素間,會發生交互抵抗的作用(cross resistance)。一位和藹可親且年輕的女獸醫,在來找我聯繫前一本書時,已經為我證實了這個觀點。



  舉例來說,上述的結果是現代廣泛的光譜抗生素,例如屬於知名的tetracycline這一科的doxycycline,會造成相同的抵抗性。一些鴿主將tertracycline視為健康治療的一種方法(想想Terramycin Egg Formula,一種與綜合維他命的結合)。比方說,doxycycline 有勝過其他tetracycline的優點,它表現出較少與鈣結合的傾向,鈣大量出現在砂礫與啄石中。


    在作者的前一本著作『名家的競賽與繁殖方法』的“遺傳的抵抗性這一章中,寫了“我確信你知道有些鴿主,常常因為他們獸醫的影響,當鴿子返回家裡時便一貫地取出抗生素。據說這樣做是用來預防鴿子生病(飼鳥病),或其他的症狀。在獸醫迪佛斯博士(Dr. L. Devriese) 教科書中表示,不只有鴿主們自己反對繼續這種方式。在177頁中他寫了:在競賽後,所謂的預防性抗生素的價值十分具有爭議性。在競賽後的隔天給鴿子預防性抗生素。這是在黑暗中完全地運作,沒有任何明顯的益處。這是一種企圖想藉著使用抗生素,來預防爆發不明病源體所引起的疾病



這令人十分挫折。這些預防性抗生素只有在非常艱苦的比賽後,或是在賽後要長期待在籠子裡的鴿子上使用效果最好。



 


我很開心能引述這篇在這個純真年代所寫的章節,特別是因為作者是位卓越的科學家。我知道在現實的生活中,很不幸地,現代的優勝者變得越來越被展示在藥局架上的商品所吸引,即使他們已經證實在使用少量藥物的情況下一切都進展得很好。就以抗生素與其他藥物來說,很明顯的,鴿主並沒有被仔細地告知。


鴿主只聽到藥物的好處。迪佛斯醫生(Dr. L. Devriese) 是一位科學的權威,而且對任何商業利益十分了解,他不會是唯一對這個情況感到驚慌不安的人。我有這樣可怕的感覺,我自己因為來自許多遊說團的壓力,對他們來說利益比有效的訊息更重要賽鴿正處在危險、而且幾乎不可逆的路徑上。


譯者家父對於種鴿管理已堅持不使用抗生素多年,請參閱未來金振山賽鴿部落格中的金振山賽鴿秘訣連載.


        1981年譯者家父參加德國慕尼黑主辦的世界狼犬大會上,主席便以專家的研究結果,告訴各國代表回去轉告犬友,由於維他命與抗生素的濫用,在遺傳繁殖上出現了問題,在大會上的結論是告知不可濫用抗生素與維他命。國外的總會都會提供這樣的專家研究,並將大趨勢告知給全體會友,我們的總會呢?!支會呢?!賽鴿是一種運動,我們總希望台灣鴿界要爭氣!學習世界上最好的,而不要延續國外過去不好的經驗,如生長賀爾蒙,類固醇




山西五台山夜宿塔願寺,與參觀法會盛況-約三千名和尚,尼師,喇嘛


 


    舉例來說,假如我間接地發現一位優秀的優勝者以榖類餵食他的鴿子,這些榖類是為了下蛋的母鴿,可能包含了抗生素,而且一定含有球蟲病治療藥物;那麼,我想善良的人或許不了解他的用意。有人告訴過我,他的善意是為了讓他的幼鴿免於細菌與寄生蟲疾病。猜測優點是因為在訓練飛行中,損失可以維持在最低限度內。然而,仍然有一想不到的障礙。我已經提過的科特‧佛吉斯醫生,他的那本廣泛且最新的書值得最高的榮耀,他不僅將抗生素命名為抵抗力的抑制者,而且還完整地列出其他藥物,包括某些針對球蟲病的治療。即使是德國獸醫 (寫了一本關於鴿子的漂亮圖解書,但是包括了許多他的新產品的廣告),他夠誠實,所以承認輕微的球蟲病發作最好不要治療,因為鴿子在無關緊要的感染程度時,有機會建立自己的免疫力針對球蟲病有一種便宜的預防法(預防方法)那就是保持鴿舍地面乾燥同時,小心不要讓鴿子在別的地方,例如在頂樓的排水溝,被感染是明智之舉。


    70年代,當時我常常去我們根特大學的動物營養學部門,我定期與他們的專家雷米‧迪‧雪利佛博士(Remi de Schrijver)開會。當時我們在雞飼料上討論對於球蟲病的治療。在一場有趣的討論後,他做出了這個結論 花了一輩子的時間在擁擠的群落中生活,而沒有與外界的雞有所接觸的雞,與正常回到比賽籠子裡的鴿子之間並沒有分別。我應該毫無意見地聽從某些優勝者用抗生素餵食下蛋母鴿的經驗。我真心地希望我是錯誤的,但是我擔心他選錯了方式他的幼鴿的傑出成果,可能只不過是傻瓜的金牌(fool’s gold)我真的很擔心未來他的老鴿的競賽與後代繁殖的健康。


    我想藉著指出以下這個看法來結束這一章。關於這些新式的且救命的藥物,其治療上的使用可能是毫無疑問的,但是在獸醫開出這些藥物處方時必須要經驗熟練而且有疾病鑑別力的高級獸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金振山老黑 的頭像
金振山老黑

賽鴿領航員:金振山國際賽鴿中心部落格(阿里山下老黑)

金振山老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