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西與安東‧凡得維根


 


賽鴿的致勝之路-


冠軍們未曾透露的成功秘訣


Champions-reveal---their untold secrets!


                (連載47)


譯者:邱昱能(Toby Chiu


 原著:維克多.凡賽倫(Victor Vansalen


           金振山國際賽鴿中心版權所有(copyright)


 尊重智慧財產權


                            校審:邱士純 (Sophia Chiu)



 


主題十 在長距離比賽發祥地:與露西與安東‧凡得維根在荷蘭史丁勃根市(Steenbergen)的對話



 



在這些字後面(裝飾著“Marathon”馬拉松三個字的信仰)住著來自Steenbergen的長距離超級明星。


 




 



一個人與一羽鴿子的歷史定位一樣,看他,牠影響時間的長短而定!


 


五、『老75號』   (Oude75 )


『首先,我想先告訴你有關『老 75號』的事,但是,不要將她與『75號母鴿』搞混。』我們從阿特瑪(Giel van Agtmaal)買回『老 75號』。她是『Romboutsduivin』的女兒,而且是我們失去的『黑斑母鴿』的半姊妹。你已經猜到我們將『老75號』與『老多飛號』配對。這是個好的發展,因為她在1964年生下了『52號』,『52號』贏得貝吉拉克(Bergerac) 全國第2位、達克斯(Dax)全國賽3539、與68位,以及聖維仙全國賽76位。從這對鴿子所生的其他優秀鴿子中,還有『Witpen』、『Schrale』、『74號』與『老唐克吉號Oud Donkertje』。』


 


六、飛走


『我還沒結束某一血統的故事,仍有許多要提的。但是,你或許會想知道為何我會住在這裡?1961年的秋末,我開始在Krommeweg(Crooked Road)蓋鴿舍。鴿舍是在我們隔年六月搬進去住的真正房子之前動工的。


當我在1964年結婚時,我們的育種鴿跟著我到Geraniumstraat。守寡的母鴿也住在那裡,因為我們想從在Ravelijnstraat的鴿舍注意比賽。育種鴿與來自賽鴿的雛鴿在一起,然後當我們住到Krommestraat時,這些鴿子也跟著路克與我。所有的賽鴿留在Ravelijnstraat,在這裡父親與我繼續比賽到1983年底。


我父親是那種看著鴿子在住家附近飛行就感到很滿足的人


他並不難了解,而且競爭心不強。當然,在長距離比賽中得獎他感到很開心,但是,無論你信不信,我父親並不宣揚得獎。他喜歡不被打擾。沒有人可以進入賽鴿鴿舍。來看新來的鴿子的訪客完全不受歡迎的!他也沒有任何興趣賣或交換鴿子。』


『安東,我可以贊成這個做法。我也是依‘Pour vivre heureux, vivons caches’(快樂是保持自我的方法)原則生活的人’。所以你父親喜歡寧靜的生活?』



 

 


【表一】



『你可以這麼說。他過著平靜的日子,而且他很喜歡這樣的生活。』


『而你不同?』


『沒錯,說到重點了,我會把鴿子送出去,有


時會賣掉一兩隻,與其頂尖的賽鴿聯絡,並且


總是在尋找可以提高素質的新血種。』


『所以你們兩人會引進新品種的鴿子嗎?


『基本上,我們試驗了兩隻鴿子。但是,沒有牠們的遺傳跡象留在我目前的鴿舍中,我不需要提到牠們,不是嗎?』


 


『關於雜交,你會告訴我一些你認為最重要的事嗎?但是,首先我必須先說某件事!從Ravelijnstaat比賽仍然是以安左倫斯(Adrianus)的名字進行。在Krommeweq,你是以露西‧凡得維根(Luci van der Wegen)的名字。為何如此?』


 


『我不是那種將自己變成眾人焦點的人。我與


我的父親一起賽鴿有數年之久了,而且任何事


都很謹慎。然而,我們的確是以安左倫斯‧凡


得維根(Adrianus van der Wegen)的名義參加


比賽。但是,這是有其他原因的。首先,我太


太露西是個相當有價值的夥伴,由於成績通


常只以名字的首字母來登記,所以可能有一些


混亂。因為父親與我有些鴿子的名字的起首字


母是相同的。』


『安東,我們只是在討論創造血統。你說仍有許多地方要說明。


那麼,好吧!坦白告訴我,哪一隻鴿子在你目前的家族中影響力


最大?』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金振山老黑 的頭像
金振山老黑

賽鴿領航員:金振山國際賽鴿中心部落格(阿里山下老黑)

金振山老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